温州离婚律师logo

律师电话:18324263053
温州离婚律师

法律知识

孩子分给我了,能改姓吗

作者:温州离婚律师时间:2020-03-24 22:36:44

 

  背景:新冠疫情尚未全面结束,根据民政部门统计,预约离婚开始爆满。离婚咨询较之以往有上升趋势,基本都会涉及一个问题,想要给未成年小孩更改姓名,是否可以?

  以往办理案件过程中,涉及的更改姓名主要途径是通过民事途径,主要涉及案由抚养纠纷、离婚纠纷、姓名权纠纷,通过行政司法途径主要有行政复议、行政撤销等方式。

  民事纠纷主要会考虑姓名使用的稳定性,行政纠纷途径主要考虑程序的合法性。

  1案例:经过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选取了一则具有典型意义的行政诉讼案件。2【案件情况】案号:(2019)鄂0191行初24号  案由:行政登记3【审理经过】上海市浦东新区公利医院于2013年1月1日签发新生儿姓名是汪立萌的《出生医学证明》。2015年11月13日,原告阮春风与汪政经湖北省武汉市汉阳区人民法院(2015)鄂汉阳十民初字第00659号民事调解书确认双方自愿离婚。婚生女汪立煜由汪政抚养,婚生女汪立萌由原告阮春风抚养。经原告阮春风申报户口,2015年11月14日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的派出机构沌口派出所办理汪立萌户口登记,将汪立萌登记在其爷爷阮信池名下。原告阮春风在2016年1月30日和2016年2月14日向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的派出机构沌口派出所申请办理变更汪立萌姓名时,提供冒充前夫汪政之签名的孩子改名申请书,导致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于2016年2月17日将汪立萌的姓名变更为阮凯明。汪政于2018年9月11日向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申请恢复阮凯明的姓名为原姓名汪立萌,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于2018年9月27日予以更正。原告阮春风认为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市政服务中心户籍科以及被告沌口派出所擅自更改阮凯明姓名的行为违法,应依法予以恢复汪立萌的姓名为阮凯明,故诉至本院。另查明,原告所起诉的被告武汉市公安局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下属户籍科,并无此单位,且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分局治安大队负责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市民服务中心户籍窗口业务的管理工作,但其属于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的内设机构,无独立法人资格;原告所起诉的被告沌口派出所系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的派出机构,无独立法人资格。【法院审理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三款“没有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规定,行政机关授权其内设机构、派出机构或者其他组织行使行政职权的,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的委托。当事人不服提起诉讼的,应当以该行政机关为被告”以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第三条第一款“户口登记工作,由各级公安机关主管”可知,在没有法律、法规或者规章授权的情况下,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将户口登记职能交由被告沌口派出所行使,属于委托,同时原告起诉的被告武汉市公安局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下属户籍科,该单位并不存在,故原告起诉的被告武汉市公安局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下属户籍科、被告沌口派出所不是本案适格被告。本案争议焦点是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于2018年9月27日作出的姓名更正行为是否合法。第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第三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可知,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依法具有对其辖区范围内进行居民户口登记的法定职权。第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第十八条“公民变更姓名,依照下列规定办理:(一)未满十八周岁的人需要变更姓名的时候,由本人或者父母、收养人向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1981年8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子女姓氏问题的复函》(【81】法民字第11号)中指出“夫妻双方离婚后,未征得另一方同意,单方面决定将子女姓名予以变更,这种做法是不对的,对于单方面决定变更子女姓名的当事人,人民法院应当说服其恢复子女原来的姓名。”及2002年5月21日《公安部关于父母离婚后子女姓名变更有关问题的批复》(公治【2002】74号)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子女姓氏问题的复函》(【81】法民字第11号)的有关精神,对于离婚双方未经协商或者协商未达成一致意见而其中一方要求变更子女姓名的,公安机关可以拒绝受理”之规定可知,夫妻双方离婚后,子女姓名变更,需夫妻双方协商一致。本案中,原告阮春风在2016年1月30日和2016年2月14日向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的派出机构沌口派出所申请办理变更汪立萌姓名时,提供冒充前夫汪政之签名的孩子改名申请书,导致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于2016年2月17日将汪立萌的姓名变更为阮凯明。汪政于2018年9月11日向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申请恢复阮凯明姓名为原姓名汪立萌,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于2018年9月27日予以更正,符合上述法律法规,其行为合法有效。同时本院本着保护未成年人的利益,于2019年8月6日与汪政进行电话沟通,其明确表示不同意更改汪立萌的姓名为阮凯明,故原告阮春风认为阮凯明这个姓名使用已达七年,继续使用阮凯明这个名字有利于保护未成年人的学习、生活和身心健康,但是其抗辩理由与法相悖,本院不予采信。对于原告阮春风要求依法处理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相关人员失职及要求道歉的诉讼请求,超出本案审理范围。综上所述,原告要求确认被告开发区公安分局、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市政服务中心户籍科以及被告沌口派出所擅自更改阮凯明姓名的行为违法以及请求被告武汉市公安局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公安分局治安大队下属户籍科、被告沌口派出所恢复阮凯明姓名,无任何事实和法律支撑,诉讼请求不合理,故本院不予支持。

  【庭后语】

  笔者曾办理过涉及未成年姓名权案件,大部分情况下,更改姓名都有着合理的理由,未成年小孩长期使用更改后的姓名,已经得到了周围人的认可,如果突然要求其变更姓名,确实会引起小孩的心理变动,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值得重视。

  但是,就目前的法律规定而言,变更未成年人姓名,需要父母双方一致同意方可以进行变更。

  虽然省级公安部门规定,实际抚养人可以自行更改,但是就目前法院裁判规则而言,依然要求父母双方一致同意方可进行变更。

  姓名的使用会伴随人的一生,在孩子还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时,还是不要随意进行姓名的变更为宜。否则离婚后产生诉讼,也不利于未成年的身心健康,待其年满十八岁之后,可由其自己决定是否更改自己的姓名。

  【主要涉及的法律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子女姓氏问题的复函

  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1981〕民复字2号关于变更子女姓氏纠纷处理问题的来函收悉。

  据来文所述,陈森芳(男方)与傅家顺于1979年10月经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离婚。婚生子陈昊彬(当年七岁)判归傅家顺抚养,由陈森芳每月负担抚养费十二元。现因傅家顺变更了陈昊彬的姓名而引起纠纷。

  我们基本同意你院意见。傅家顺在离婚后,未征得陈森芳同意,单方面决定将陈昊彬的姓名改为傅伟继,这种做法是不当的。现在陈森芳既不同意给陈昊彬更改姓名,应说服傅家顺恢复儿子原来姓名。但婚姻法第十六条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也可以随母姓”。认为子女只能随父姓,不能随母姓的思想是不对的。因此而拒付子女抚养费是违反婚姻法的。如陈森芳坚持拒付抚养费,应按婚姻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予以强制执行。

  对上述纠纷,不要作为新案处理,宜通过说服教育息讼,或以下达通知的方式解决。此复

  公安部关于父母离婚后子女姓名变更有关问题的批复

  安徽省公安厅:

  你厅《关于变更姓名问题的请示》(公办[2002]65号)收悉。现批复如下: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子女姓氏问题的复函》([81]法民字第11号)的有关精神,对于离婚双方未经协商或协商未达成一致意见而其中一方要求变更子女姓名的,公安机关可以拒绝受理;对一方因向公安机关隐瞒离婚事实,而取得子女姓名变更的,若另一方要求恢复子女原姓名且离婚双方协商不成,公安机关应予恢复。

  二○○二年五月二十一日

  河北省公安机关户口登记管理工作规范

  第六章变更更正

  第一节姓名变更更正

  第六十三条公民申请变更名字理由正当的,公安派出所凭本人或监护人的书面申请办理。

  因公安机关工作失误造成公民名字差错的,公安派出所应当在查实后及时予以更正。

  第六十四条公民申请变更姓氏,符合下列条件之一的,经县级公安机关核准后由公安派出所办理:

  (一)变更父亲或母亲的姓氏;

  (二)变更其他直系长辈血亲的姓氏;

  (三)因由法定抚养人之外的人抚养而变更抚养人姓氏;

  (四)与境外人员结婚,依当地风俗变更为夫姓。

  第六十五条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申请变更姓氏的,应由父母双方或法定监护人同意。对于父母离异的,应由实际抚养人同意。

  第六十六条父母一方亡故另一方再婚申请变更未成年子女姓氏的,应由未成年人的父亲和继母或者母亲和继父协商同意。未成年人已满十周岁的应征得本人同意。

相关推荐:

合同纠纷五个问题的答复
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是不是夫妻共同债务?
补办的《结婚证》是否具有溯及力?
温州离婚律师:没有固定工作买房时可以贷款吗
特大非法捕捞长江鳗鱼苗公益诉讼案
房屋所有权与土地使用权权利主体不一致时怎么办
恋爱期间导致女友怀孕流产判罚案例
温州离婚律师头像

联系律师

王增匀律师

律师电话:18324263053

执业证号:13303201310780502

执业律所:浙江嘉瑞成律师事务所

律所地址:温州市

法律专长:离婚纠纷

在线咨询

律师微信

律师微信二维码